回甘坊品茶记/赵松


喝好茶如遇高人,可遇而不可求,需要有机缘巧合。遇到了,则又是只可意会的事。
 
傍晚酒后,众人即驱车去沈阳,到省茶行业协会高峰会长的回甘坊主人私室品茶。可说是又开了回眼界,饱了次口福。再往深了说,就是清心净性了。
 
三道茶,都是普洱生茶,两新一老。头道茶是七、八年前的初秋所产,口感清纯、略涩微甘,香气丰富、饱满圆融而无丝毫张扬之意,其势若娓娓道来,绵绵不绝,是那种含蓄中的自然流露,泡过六七轮,仍旧气味充分,闻其香气,品其味道,仿佛只有微妙的变化而全无薄意。此茶据说是采自云南山中数百年古茶树,因处于生物繁盛之地,采制于初秋之时,故唯有饱满成熟明朗之气,且能浸染吸纳周遭远近百物的芬芳,而无一丝燥意,喝的时候,慢慢品味琢磨,甚至能想见其所处环境的丰厚气韵。回甘之余,那微苦略涩的味道洽如其份地点染其中,不露芒角地含蓄于水中,并随之滑舌而过,全不着舌面,颇有不即不离的意味。品此茶时,常有欲言又止的感觉。
 
二道茶仍是生茶,且是十年前所采制,但显然又高出前者一个档次了。其色尚且相近,而那甘、苦、涩等诸味道则又明显丰盈了几分,可知其元气也是更为足裕的了。如果说头道茶有登明堂入雅室的感觉,那么此道茶则令人在尝第一口的瞬间里即有四壁生辉的感触,色香味之外又多出非凡的光彩。无话可说了。尤其是在喝到三四轮之际,茶汤从壶中注入那个玻璃壶内,色泽淡金,缓慢升起,几不识其为水体还是固体了。
 
三道茶是老生茶,出自上世纪四十年代晚期,属自然后发酵之希品,此茶味道中正平和而醇厚,其色虽然由深到浅,但其味道却是浓郁始终的感觉。确实就像一位修养深厚的前辈老者,浑厚中犹有蓬勃朝气,令人在不知不觉中为之折服不已。
 
三道茶过后,人的状态只能用从容淡泊、无欲无求来形容了。至于周体通泰、心足俱暖等现象已是次要的事了。当时只想找一静室,不声不响的独自回味一番,非如此不足以对得住这些茶的妙处。用回甘坊主人的话说,这茶也有六道轮回,生于土里,长于山里,制于锅里,活于水里,喝在口里,留于心里。其性命精神,几经转化,从有形到无形,最后抵于通灵之境,唯余味而已。“有无相生”之意,于此可知一二矣。
返回列表